历史足迹
复校与融入
发布时间:2020-04-16 10:32:14

第一节齐心协力率先复校


1977年,“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结束后的第一年,人心思治,人心思变。整个中国,百废待兴。


1977年的中国高等教育,正在酝酿一场巨变。


是年8月4日,邓小平同志亲自主持召开、邀请30多位著名科学家和教育工作者参加的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拉开了帷幕。老教授、老专家和教育工作者情绪激动,希望国务院马上下决心改革高校招生制度。邓小平插话问:“今年是不是来不及改了?”大家一致回答:“今年改还来得及,最多晚一点。”邓小平稍一思索,斩钉截铁:“既然今年还有时间,那就坚决改嘛!把原来写的招生报告收回来,根据大家的意见重写。”


8月8日,邓小平同志继续主持座谈会并在结束时讲话,他反复强调:“高等院校今年要下决心恢复从高中毕业生直接招考学生,不要再搞群众推荐。从高中直接招生,我看,可能是早出人才、早出成果的一个好办法。”


邓小平强调:“教育还是要两条腿走路。就高等教育来说,大专院校是一条腿,各种半工半读的和业余的大学是一条腿,两条腿走路。”


恢复高考,坚持“两条腿走路”的教育方针,小平同志的重要讲话极大地鼓舞了整个教育领域,其中也包括从事成人教育工作的同志。高等教育形势发展之快大大超出了人们的预期。1977年9月,在上海市委的领导下,市教育局(高教局先前已并入)与市广播事业局开始着手恢复上海电大。市教育局大学组副组长韩中岳同志直接分管上海电大的复校工作,大学组函授块赵时孟等同志负责具体工作。11月,上海电大正式对外招生。上海电大在“文革”初期就停办,10年后复校运行时连一枚电大校章也找不到了。学校开始招生发文都用市教育局章代替,后来经批准刻了一枚“上海电视大学招生专用章” 以应付招生日常工作。


从1977年9月到1978年9月,在这复校特殊时期,上海电大的教务管理由市教育局大学组函授块负责,教学管理由专业学科相对应的高校承担,电视课演播技术由上海电视台教育组承担。相关各方,齐心协力,做好复校的各项准备工作。


自此,上海电视大学在全国电大教育的行列中率先拉开了复校的序幕!


第二节乘势而上合作办学


为了满足市民日益高涨的学习科学文化的需求,结合当时社会的客观实际,上海电大乘势而上,加快了复校的步伐。


市教育局与市卫生局及上海第一医学院、第二医学院、中医学院和第二军医大学共同商定,决定开办电大医学专业。医学专业开设18门课程,除理论课程1437学时外,另安排半年临床实习。


市教育局又与有关高校商定,为培养中学及中专、技校的教师,决定恢复开办数学、物理、化学三个专业。数学专业开设6门课程,计1360学时;物理专业开设9门课程,计1356学时;化学专业开设6门课程,计1360学时。


1978年1月8日,上海电大举行医学专业入学考试,录取新生2572名(包括入学考试成绩不合格的试读生和未参加入学考试的旁听生482人)。


医学专业每周播出4课时,学生脱产两个半天收看电视或参加辅导班学习。同时,在市区、郊县及市属农场卫生学校或卫生部门设立医学专业电大辅导站26个,教学点130个。


同年3月5日,上海电大举行数学、物理、化学三个专业的入学考试。11200人参加考试,录取新生5135名(包括试读生与旁听生),其中数学专业2488人,物理专业1522人,化学专业1125人。


数学、物理、化学三个专业于4月24日开课,每周播出4课时,学员脱产两个半天用于学习。同时,在区、县教师进修学校和区业余大学建立30个电大辅导站,由他们指派或外聘教师负责教学辅导和管理工作。


1978年4月24日,上海电大在上海电视台举行复校后首次开学典礼。市革委会副主任(后为副市长)杨恺,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吴建,市革委会教育卫生办公室副主任舒文、刘芳,复旦大学校长、教授苏步青,同济大学校长、教授李国豪,市总工会负责人王林鹤,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教授刘佛年,市卫生局党委书记何秋澄,上海交通大学副校长、教授朱物华,市科委副主任、复旦大学教授蔡祖泉,上海市业余工业大学负责人闵淑芬,上海第一医学院副院长李静一,上海第二医学院党委书记左瑛,上海中医学院党委副书记叶尚志,复旦大学教授谷超豪、谢希德,上海外国语学院教授方重,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夏炎等应邀出席。杨恺副主任在讲话中强调“电视教育是教育事业扩大规模、加快速度、提高质量的一个重要手段。我们要努力提高讲授质量,提高演播技术,运用好电视教学的各种手段,以提高广大学生的学习效果。”复旦大学校长苏步青、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刘佛年和第二军医大学副校长王冠良致辞祝贺。苏步青曾兼任上海电大副校长,他特别深情地表示:“我作为一个科技、教育战线上的老兵,有责任,也有信心和大家一起办好这个电视大学,使电视大学为实现四个现代化,培养科学人才作出应有的贡献。”


教师代表、上海师大化学系杨德壬,辅导教师代表、普陀区教师红专学院刘纪生,学生代表、杨浦区凤城中学数学教师李大伟分别作了发言,全市电大学员在各辅导站有组织地收看了开学典礼电视转播。


5月12日,上海市教育局向教育部、中央广播事业局、市教卫办汇报了上海电视大学恢复招生的情况。汇报中谈到: 


经过半年来的准备,上海电视大学已在4月24日开学、上课。今年开设的有数学、物理、化学、医学四个专业,数学、化学专业由华东师大负责,物理专业由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合办,医学专业由上海第一医学院、第二医学院、中医学院、第二军医大学合办,连同运用电视进行部分面授和辅导的上海师大中国语言文学函授专业,共有学员10895人(数学2609人,物理1519人,化学1094人,医学2572人,中文3101人)。在各高校进行教学工作准备的同时,由各区、县教育、卫生部门筹设55个教学辅导站,现有辅导教师450人。


各专业的学制暂定为3年或4年,要求在本学科方面达到大专毕业水平。根据目前上海电视台演播时间的容量,各专业每周的讲课时间都是4学时(不包括不定期的辅导课和提高课),分别安排在两个半天。讲课前后的时间,为辅导站组织学员自学和进行辅导的时间。鉴于学员的文化基础不平衡,特别是数学、物理专业,一上来就学习大学基础课程有困难,为此,分别在教学计划之外安排了3—4个月的初等数学讲座,由上师大和中学有经验的老教师担任讲课。


电视大学的教材,目前采取自编和借用全日制大学教材的办法。今年自编的教材有数学专业的《解析几何》,物理专业的《微积分初步》。凡采用全日制教材的,编印了自学指导书。各种自编教材都备有一定数量供应自由收看的同志(如初等数学讲座,印了20000册,无机化学——南京大学编,印了10000册)。


汇报中又实事求是指出: 


要办好电视大学,多快好省地培养人才,特别是培养合格的人才,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需要解决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一、 既要又多又快地培养人才,又要保证一定的教学质量。要在一定年限之内有计划地培养出达到大学毕业水平的人才,而且要在使用上同等对待,这就要求电视大学不仅要搞好电视讲课,提高教学水平,而且也要按不同专业的需要,搞好作业、习题、实验、实习等教学环节。


二、 需要增设电视教育专用频道,增加电视演播时间。目前,上海电视台的5频道除必要的检修、维护时间外,白天时间已全部用于电视教育,但仍感到演播时间不够用。按教学计划的要求,各专业最好能每周安排6—8学时的讲课,而且,按教学需要,每次讲课都应该重播。再则,我们还准备筹设各方面迫切需要的机械和电子等专业。这样,电视演播时间就更加显得远远不够了。为此,我们希望教育部、中央广播事业局能给上海电视台增设一个电视教育专用频道(在1—12频道内)。


三、 上海电视大学各专业的教学工作由各高等学校负责。“文化大革命”前,上海电大的教学任务和教师(包括讲课、辅导教师和教学辅导人员)编制都是列入高校计划的。上海电视大学恢复以后,仍应由有关高校(包括重点学校)列入计划。教师的编制,拟参照1966年以前函授教育200∶1的规定,请教育部明确。


各高校讲课教师和各区县辅导站的兼职教师中,有一部分原有工作任务或任课时数并未减少。对于这一部分教师,是否需要给予一定的补贴。寒暑假期间,从事讲课和辅导的教师,也有一个应否补贴的问题。我们准备根据国务院批转的教育部“关于办好‘七·二一’大学的几点意见”,会同财政部门进行研究。


我们非常希望了解和学习北京电视大学和广东、湖南、山东等兄弟省市发展电视教育、电化教学的情况与经验,建议教育部及时召开这方面的会议或组织交流。


10月,市教育局与广播事业局研究决定,为便于协调工作,两局从事电大工作的人员合署办公,成立上海电视大学办公室,下设教学、教务、技术、秘书4个组,在南京东路627号永安大楼上海电视台办公。


12月,市教育局大学组副组长韩中岳在电视台召开上海电大部分工作人员会议,研究与上海电视台重新分工后的工作安排问题: 确定在新的领导班子明确以前,校行政工作由史泽深负责,教学业务由赵时孟负责。


第三节融入全国广播电视大学系统


“文革”动乱十年,对我国高等教育包括成人高等教育事业造成了空前的灾难。1965年,全国有成人高等学校964所,其中高等学校附设的夜校部和函授部全部被迫停办。十年“文革”,中国的高等教育成为重灾区,整整耽误了一代人;“文革”后百废待兴之际各行各业人才匮乏、劳动者素质很不适应现代化建设的需要。


因此,尽快终结人才匮乏的局面,是当时党和政府面临的迫切问题之一。


1977年10月19日,邓小平会见来华访问的英国前首相希思。希思介绍了英国1970年利用电视等现代化手段办开放大学,在校生有20万人等情况。邓小平同志当即表示中国也要用电视手段来加快发展教育事业。之后,在邓小平的关心和希思的帮助下,英国开放大学代表团与中国教育代表团实现了互访。1978年2月3日,教育部将与广播事业局会同有关部门论证形成的《关于筹办电视大学的请示报告》送国务院副总理方毅同志。2月6日,方毅签署了意见并报邓副主席。当天邓小平就圈阅了文件,批示同意成立“面向全国的广播电视大学”。13日,教育部收到邓小平的批件,着手筹办面向全国的广播电视大学。7月,根据邓小平的指示精神,教育部、中央广播事业局联合召开全国广播电视大学筹备工作会议,正式通知全国积极筹备成立广播电视大学。10月,教育部陈斌、中央广播事业局洪吕生两同志来上海电大了解情况,并带来筹办《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办学方案》的三个讨论稿,征求上海电大意见。校办公室向他们汇报了办学情况,同时为他们组织了由市有关委、办分管电大工作的干部、电大辅导站负责人和教师参加的座谈会。11月26日至12月3日,经国务院批准,教育部、中央广播事业局在北京召开全国广播电视大学工作会议。会议讨论了广播电视大学筹办工作的指导思想,制定了《中央广播电视大学试行方案》,对开办广播电视大学急需解决的编制、经费、设备等作了初步安排。教育部核拨上海电大100个编制、30万元经费和400台电视机。会议结束前,方毅副总理到会作重要讲话。他对上海电视大学的复校,感到高兴并由衷地支持。他特别强调: 我就不主张什么电视大学总校设在北京,然后各省再设分校。这不好,应当北京是北京的电视大学,山东是山东的电视大学,上海是上海的电视大学。不搞总校、分校。


《中央广播电视大学试行方案》指出: 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是面向全国的以电视和广播为主要教育手段的高等学校。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直属教育部管辖;地方电视大学接受同级政府的领导,成为同级政府管辖下的高等学校。中央电大对地方电大主要是教学业务指导关系,没有组织、人事、财务方面的管理权限。


这次会议还颁发了几份附件,其中包括上海电大提供的电大辅导站和化学实验课两份汇报交流材料。


之后,国务院转发这次会议文件时指出:“举办广播电视大学,是我国高等教育事业发展中的新事物,对于扩大高等教育的规模,提高广大群众的科学文化水平,加速培养大量又红又专的人才,将会起重大作用。”并再次强调“可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各自办出特点,互相促进”的电大办学思路。


这次会议还提出:“凡转播中央广播电视大学课程的省、市、自治区成立各地区的广播电视大学”,上海市革委会教育卫生办公室于1978年12月15日召开会议研究决定: 上海电视大学校名不变,不加广播两字;迅速“搭班子”,并配备1名专职副校长;增设电子、机械两个专业,于1979年春季招生,转播中央电大的课程;在区、县、局建立机、电专业电大辅导站。


1979年1月,市革委会任命陆文才为上海电大副校长(专职)、市业余工业大学副校长。1979年2月,市革委会副主任(后为副市长)杨恺兼任上海电大校长,市教育局局长杭苇、广播局局长郑英年、市总工会副主席张伟强、市高教局副局长韩中岳兼任副校长。上海由市革委会副主任兼任上海电大校长的做法,在1979年8月28日至9月3日的第二次全国广播电视大学工作会议上受到重视与肯定。该会议之后,教育部、中央广播事业局向国务院报送的《关于第二次全国广播电视大学工作会议的报告》中提出:“广播电视大学的工作,涉及面比较广,政策性比较强,一个问题往往需要几个部门的共同商量才能解决。因此,校长一职,请省、市、自治区革委会(人民政府)的一位负责同志兼任比较好。”国务院于1979年11月29日批转了这一报告[国发(1979)277号]。


经过一年的紧张筹办,1979年2月6日,中央广播电视大学举行首次开学典礼。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和全国(除西藏、台湾)28所省、自治区、直辖市广播电视大学同时开学,这标志着一个面向全国的广播电视大学系统的建立,标志着上海电大融入了全国广播电视大学系统。